距离开幕仅剩 0
中国北方国际茶业博览交易会
× 免费领票 我要参展
中文 / English

中国抹茶进入新时代,对原叶茶市场有什么影响?

发布时间:2020-12-22 发布人:zwj

说到抹茶,大家首先会想到日本抹茶,且在相当长时间内,高端抹茶产自日本已是行业固有认知。但实际上,抹茶原产自中国,古时叫末茶,源起于隋,兴于唐,宋朝达到鼎盛时期。遗憾的是,中国抹茶于南宋时期传入日本后,日本逐渐建立起国粹抹茶道,日本抹茶也随之繁荣兴盛;而中国抹茶却从此衰落,至明朝时期完全消失,长时间处于断代的尴尬境地。

而2017年中国迎来了第一波抹茶消费热潮,国内抹茶市场迅速被激活,新式茶饮与原叶茶年轻化市场的崛起,将带领中国抹茶进入朝气蓬勃的新时代。

飞速发展的中国抹茶

中国现代抹茶生产始于上世纪90年代的浙江绍兴,当时专拱日本市场蒸青茶,后逐渐发展至抹茶生产;至2005年左右受国内食品安全危机负面影响,抹茶出口日本市场受挫,初具规模的中国抹茶开始转战国内市场。根据《2019中国抹茶行业报告》,2014年南京出现了中国第一家抹茶专门店;至2017年7月,全国一线城市已经出现约94个不同风格、不同定位的抹茶专门店品牌,共有475家抹茶门店,抹茶热开始初见端倪。

图源自《2019中国抹茶行业报告》,伽门

与此同时,贵州于2017年开始进行抹茶项目投备,并于2018年建成全球最大的抹茶单体精制车间,正式开始贵州抹茶发展之路,至2020年11月,贵州抹茶产量已占中国的五分之一、全球产量的十分之一,异军突起。

贵州铜仁已获抹茶之都的称号

2019年我国抹茶产量(去除以抹茶名义销售的绿茶粉)为2000吨,主要产地为浙江、贵州和江苏,预计到2025年我国抹茶产量将达到5000吨以上。目前中国抹茶两大龙头浙江绍兴与贵州铜仁两雄争霸,抹茶的历史起源于浙江,浙江抹茶在深加工研发科技及行业话语权更具优势,而起步晚的贵州抹茶最大的优势是开启欧标抹茶,致力于高端抹茶市场的开拓与创新。

抹茶在烘焙及餐饮领域非常受欢迎

中国抹茶三大市场为日本、中国与美国,其中约65%~75%的抹茶内供,其他的出口国际市场。而国内抹茶的应用,70%用于工业渠道的加工食品领域,15%用于烘焙领域,15%用于餐饮领域。来自尚普华泰咨询的数据统计,截止至2018年,中国抹茶的需求量已经超过6000吨,2023年预计增长至9500吨。

抹茶倒逼茶产业,绿茶受益最大

2018年的相关数据显示,全球抹茶需求量大约在1.2万吨以上,而全球的抹茶生产总量仅为4千左右,市场缺口接近8千吨,前景广阔。而最大的竞争对手日本抹茶面临着产能饱和与成本高企的低迷状态,每年4000吨左右的抹茶产量难以满足世界日益增长的抹茶需求,地大物博且绿茶资源丰富的中国正迎来抹茶好机遇,中国抹茶蓄势待发。

抹茶在采摘制作之前需要进行一定时间

抹茶的市场需求大增,倒逼茶行业做出改革,其中绿茶领域受益最大。不少绿茶茶园向抹茶茶园转型,经济效益大增。众所周知,绿茶约占63.5%的中国茶叶产量份额,再加上中国本土人均饮茶量增长缓慢,绿茶产能过剩积重难返。抹茶的兴起,将有利于绿茶产业链延伸与市场扩张,提升绿茶的综合产值。

抹茶热,带给原叶茶的启发与机会

抹茶热归根到底是基于茶入食品健康调味的功能,其他茶叶也想分享这波红利的话,只能从改变产品形态入手——国内的超微茶粉向来低调且小众,多应用于食品加工,清饮系列的超微茶粉尚处于空白领域。而绿茶无论在抹茶还是超微茶粉方面都远远领先于其他茶类,所以其他茶类在清饮或调饮式的超微茶粉方面的开拓与创新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超微绿茶粉并不等同于抹茶

举个例子,茶萃为时尚清饮超微茶粉之一,已经在红茶、绿茶及普洱茶方面小有尝试,市场结果如何还有待观察。但不可否认,普洱茶一直以来都很难打开年轻市场,紧压的产品形态令其包装创新非常有限,再加上浓重的口感滋味难以令年轻人接受,传统原叶普洱茶总是给人“老人茶”的刻板印象;如若普洱茶往超微茶粉领域积极延伸,既有利于开拓年轻市场,也有利于普洱茶在食品、药品等其他应用领域的扩张,促进良性消耗,缓解当前巨大的存量市场压力。

原叶茶叶的精深加工应用还远远不够

茶叶是饮品,也是食品,长期以来中国茶叶都将重心放在饮品这一属性上,而对食品领域少有涉猎——2019年中国茶叶精深加工仅占中国茶叶总产量的7%,却创造了1200多亿元的茶业产值。六大茶类里只有绿茶能做抹茶,但其他五大茶类是完全可以往超微茶粉方面倾注更多的努力,打破原叶茶产品单一化与同质化的怪圈,提升国民消费茶叶水平。